招远教育信息网

最难忘的一次夜班车

2016-9-8 15:58| 发布者: 招远桃雨| 查看: 1322| 评论: 0

摘要:   20年前,我以开出租车为生,过着一种不想有老板管束的牛仔式的生活。我没意识到的是,它其实也是一种牧师般的生活。由于是夜班,我的车子仿佛成了一个流动的忏悔室,夜色中那些与我素昧平生的乘客钻进车里,坐在 ...

  20年前,我以开出租车为生,过着一种不想有老板管束的牛仔式的生活。我没意识到的是,它其实也是一种牧师般的生活。由于是夜班,我的车子仿佛成了一个流动的忏悔室,夜色中那些与我素昧平生的乘客钻进车里,坐在我的身后,对我讲述他们的生活。他们的故事或使我大吃一惊,或令我肃然起敬,或逗得我开怀大笑,甚至引得我为之哭泣。但我感触最深的却不是这些,而是我送载一位老太太的经历。

  那是一个八月的深夜,按订车电话,我要到镇上偏僻处的一栋四层砖砌小楼接人。当时我想,要车的可能是某些聚会散场的人,或者是与恋人吵架而负气出走的人,抑或是到镇上另一端的工业区上早班的人,整座建筑一片漆黑。一般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司机仅按上一两声喇叭,稍等片刻即开车离去。而我不这么做,因为我知道,对许多处境窘迫的人来说,搭乘出租车是他们惟一的交通手段,除非感到可能有危险,我通常会到客人的房门前去看看。“也许这位客人需要我的帮助”,我说服着自己,前去敲门。

  “请等一下”,屋里传来一个微弱苍老的声音,随之听见有东西在地上拖动。良久,门开了,一位八十多岁、瘦小的老太太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穿着碎花衣服,戴着连着面纱的女帽,像是刚从40年代的电影里出来。

  她身边放着一个小尼龙箱,身后所有的家具都用单子罩着,墙上没有挂钟,柜架上没有任何饰物和摆件,房间角落的纸盒里堆满了相片和玻璃器皿,整个房子看上去已很久没人居住。

  “请帮我把箱子从屋里拿出去好吗?”老太太颤巍巍地说道。把箱子放到车上后,我赶紧转回身去搀扶她。老太太紧抓着我的手,缓慢地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,并一连声地谢我心好。“不用谢。我这样对您,只不过是希望别人也能这样对待我的母亲。”“噢,你真是个好心肠的小伙子。”她感叹道。

  上车后她递给我要去的地址,然后问:“开车从城里走好吗?”我连忙告诉她:“这可不是最近的路。”“噢,没关系,我没什么急事,只是去救济院。”从后视镜里我能隐约看见她眼里闪着的泪光。“我已经没有亲人,”她喃喃地说,“医生说我的时间也不多了。”听到这儿,我悄悄地伸出手,关掉了计价器。“那么请告诉我,您想怎么走?”

  一路无语,开到了她要去的地方。那是一座类似康复院的低矮小楼,车道直通大门,当我们的车开近时,两位似乎已等待多时的长者走了过来;他们关切地注视着老太太的一举一动。

  当我把老太太的小箱放到门口时,她已坐在了轮椅上,一边拿出钱包一边问我:“该付你多少钱?”“您不必了。”“那怎么行,你得靠这生活。”“没关系,还会有其他客人。”告别时,我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拥抱了她,她紧紧地抱住我,激动地说:“谢谢你给一个老太婆带来了一小段快乐的时光,谢谢你!”我紧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,转身走进朦胧的晨曦中。身后的大门砰然关上,那关上的似乎是一扇生命之门。

  那一晚我没再拉其他的客人,只是漫无目的地开着车,陷入了某种沉思。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几乎不想说话。我总是想:要是那夜她遇见的是一个粗暴的或者是一个急于下班的司机,要是那夜我拒绝出车或是到了以后仅仅按一下喇叭就扬长而去,那可怜的老太太可该怎么办?回首往事我发现,生活的意义有时就体现在细微末节里。我们都知道生活是因伟大的时刻而辉煌耀目的,可当伟大的时刻真的来临时,我们却浑然不觉,仅仅因为这一刻的美丽,被深深地裹藏在司空见惯的平凡小事中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相关图文
热点内容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招远教育信息网  

GMT+8, 2018-9-24 10:18 , Processed in 0.05196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返回顶部